虽然原本也是暂抛下中国市场,但这部影片在国内的存在感也相当可以。从刘亦菲翻唱主题曲到首映红毯上的凤凰裙,各种热搜和搬运看得人心痒痒。不知道小伙伴们怎么样,反正硬糖君可太想念视效和大屏观影了。

  犹记春节放假前一周,疫情消息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酵,接下来便是各种见证历史:集体撤档、转网、影院歇业、百亿票房蒸发对于普通观众来说,生死面前,能不能看电影真不是什么大事。但从影院与片方的角度看,项目乃至公司可线日,为协助上海市影院提前做好复工准备,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发布《电影院(城)复业防疫技术指南》的通知。与2月底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发布《关于电影院复工准备工作的建议》时相比,网友的抵触情绪已减少许多。这是否也意味着,影城复工确实不远了呢?

  突如其来的疫情,令院线猝不及防,陷入僵局。先是春节档集体撤档,配合宣发投入的财力物力打了水漂。继而影院关停,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还要继续支付高额租金。许多影院甚至不得已发展出了电商业务,卖起了爆米花,但这也是杯水车薪。

  众所周知,春节档是全年最重要的档期之一。数据显示,2019年、2018年、2017年春节档票房收入分别为58.59亿元、57.70亿元、34.20亿元,分别占到这三年国产电影总票房的14.2%、15.2%和11.4%。2020年春节档原本被大为看好,预测票房高达70亿元。这一“神仙春节档”的消失,足以使全年票房元气大伤。

  之后,情人节档的大小影片,每年会随奥斯卡颁奖在国内热映的奥系影片,也相继加入撤档行列。据统计,受疫情影响,1月和2月全国电影行业票房损失115亿元。进入3月,这个数字还在继续扩大。业内人士初步预测,今年国内票房整体损失至少将达到150亿元。当然,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个全球性问题。

  如今,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各行各业渐渐复工,社会有望恢复正常运转。但即便如此,影院复工也并不容易。

  2月23日,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曾发布一份《关于电影院复工准备工作的建议》,网友群情激愤,表示反对。毕竟,消毒防范措施好做,“人传人”疫情留下的阴影却难消。人群集聚、环境封闭的影院,想来不会是人们娱乐的首选。

  那么,影院何时才能真正回暖?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副会长、城市影院分会会长林民杰在一档节目中表示,四、五月份有望逐步开业,而回归到正常的、甚至爆发式的(规模),可能要等到六、七月份,甚至暑期档了。

  焦急等待影市回春的不止是院线,还有影视公司。疫情期间,除欢喜传媒靠《囧妈》网播股价大涨,还顺便推广了旗下的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其余大多受到冲击。

  近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根据资金需要适时一次或分次通过公开或非公开方式申请发行额度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的债务类融资工具。这一举动被媒体解读为巨亏之后的“自救”。

  不久前发布的万达电影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156.00亿元,同比下降4.22%;营业亏损44.62亿元,同比下降278.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7.21亿元,同比下降432.50%,主要原因在于巨额商誉减值。

  除《唐探3》外,万达电影2020年的存货还包括大IP《鬼吹灯之天星术》(2019年8月杀青),关晓彤、、李现主演的奇幻片《赤狐书生》与林允、范伟主演的温情喜剧《充满爱》。前者早已杀青,后者原定今年2月正式启动,想来也被疫情打乱安排,很难说是否能如期而至。

  5月在好莱坞缺席之后显得十分冷清。4月30日有包贝尔主演的喜剧片《大红包》,5月1日有一部国人出资、海外班底的魔幻动画电影《魔法学院》和喜剧片《印度奇游》,5月8日有一部不乏明星阵容但剧情极其网大的《金禅降魔》。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简直是空降的理想选择。

责任编辑:admin